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游骑兵学校早期基于英国突击队课程

到底是学游骑兵还是领导力???

我们会把猎人学校当做“领导力学校”吗?当然不会。

图片 1

但是美军现在却把游骑兵学校当做领导力学校。

图片 2

陆军游骑兵学校在美国地位重大,它是美军最艰难的课程之一,吸引着各个军种甚至其他国家军队的注意,每年只毕业3000名学员。

在长达60多年的历史中,游骑兵学校形成了独特的亚文化,影响了美国陆军和各军种特战部队的建设。但是现在,美军内对游骑兵学校的自身定位存在争议,在当前允许女性官兵参加课程的背景下,这一问题变得更加明显。游骑兵学校早期基于英国突击队课程,上世纪70年代被当做某国“猎人课程”的模板,可是现在它却被定位为“领导力学校”。一些专业人员认为,“领导力学校”这一定位已经毁掉了游骑兵学校,陆军对此也展开了反思。

笔者在此整理翻译了两篇围绕这一主题的短文,以及相关评论,让读者们了解一些只会出现在美军的奇特现象。


1,游骑兵学校不是领导力学校

美国陆军称游骑兵学校是“陆军提供的体能和意志要求最高的领导力学校”,空降与游骑兵训练旅将“领导力”作为《游骑兵手册》第一章的主题。我经常听到焦虑的即将入学的游骑兵学员,询问他们即将面临什么,并告诉我他们经常听到“游骑兵学校使用小部队战术作为教授领导力的工具”。

作为一名前游骑兵教官,我向你们保证,尽管陆军和游骑兵学校本身这么宣称,但是这是一个糟糕的建议。游骑兵学校不是“领导力学校”。

游骑兵学校不教领导力。领导力不是游骑兵课程创建的原因,也不是超过一半的人无法完成课程的原因。游骑兵课程是一个面向步兵的小型战术课程。如果总是强调领导力,会对未来的游骑兵学员造成伤害;作为一名伟大的领导者在陆军中很重要,但其本身并不足以赢得游骑兵资格章。

游骑兵学校是在1951年朝鲜战争期间建立的,空降游骑兵连由经过深度专业训练的志愿者们组成,在朝鲜战场上表现出压倒性的战斗力。当时的陆军参谋长约瑟夫·劳顿·柯林斯知道这是一件好事,命令将游骑兵训练扩展到陆军所有的作战部队。游骑兵学校的早期训练建立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朝鲜战争的经验教训之上,第一批教官很多来自参加过朝鲜战争的空降游骑兵连。这些老兵强调单兵战斗技能、意志力和体能,以及在极端压力环境下决策。这些技能仍然是今天的游骑兵学校的重点。

20世纪50年代的遗产仍然得到保持,并在陆军自己对游骑兵学校的介绍中得以体现:

游骑兵学校是陆军最难的课程,也是首屈一指的小部队战术和领导力学校……一个在精神和肉体上极具挑战性的学校。游骑兵课程发展那些任务是与敌人近战和直接交火的部队的技能……当游骑兵学员完成课程后,能够在所有气候和地形中,领导班、排级的部队作战,游骑兵们训练有素,富有能力和韧性,准备好接下来的岗位中履行职责并领导部下。

尽管在介绍中说游骑兵学校是一所领导力学校,但领导力教学并不被包含在课程中。这是一个默认的假设,即学员精通陆军的基本领导技能。这些技能将在整个课程中得到测试,但不会教授他们。学员们在进行评分巡逻之前接受的教学是班排战术、武器使用、野战技能以及其他技战术。

如果游骑兵学校是一所领导力学校,那么糟糕的领导技能将成为失败的主要原因,但事实并非如此。参加该课程的官兵中只有40%能毕业,那些失败的人中,超过62%的人没有通过第1周的入学身体和技能评估测试。由于行政原因,包括受伤、自愿放弃、严重违反课程规定退出的占10%。13%的人因为没有通过评分巡逻而淘汰。最后,不到1%的人未能通过同辈评估,这可能是领导力缺陷的唯一直接衡量标准。

游骑兵学员因为战术错误导致巡逻失败远多于领导能力不足。游骑兵教官通过客观观察报告评估学员在巡逻期间的情况。如果学员们偏离了既定程序,会明显的让整个巡逻任务失败。例如,他们在作战命令中没有说出任务,在前往目标区域时迷路,或者在侦察巡逻中被敌人发现,暴露任务。

“游骑兵学校是一所领导力学校”并不是对未来的游骑兵学员唯一的错误说明。未来的游骑兵学员们也经常被告知,游骑兵教官会教给他们需要知道的一切。虽然这种说法在课程结构中会得到一定的体现,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游骑兵课程是渐进和顺序式的。课程旨在首先教会学员们单兵技能,然后在其基础之上学习班和排战术。在去野外测试他们的技能之前,学员们会坐在教室里上几个小时的课。但学校确保游骑兵学员们在61天的课程中每晚只有4小时甚至更少的睡眠时间,以营造心理压力,这实际上根本不是正常的学习经历。在去游骑兵学校之前,没有扎实小部队战术基础的官兵,比有基础的官兵在课程中遭遇的阻力会强的多。

因此,游骑兵课程更像是一个角色和领导力评估,而不是领导力学校。学员们确实知道他们是否可以在疲惫、饥饿和身体处于崩溃边缘时领导部队,并将自己推到自己从未达到的极限——但这个过程中教官们没有教他们如何做。

西点军校前校长罗伯特·卡伦斯中将经常用咖啡杯比喻人。你所有的价值观都会被倒入杯中,倒到即将溢出的状态。然后生活会让你的胳膊受到撞击,你的价值观就溢出来了,暴露出你的真实性格。游骑兵学校更像是汽车碰撞测试,这是一次冲击,而不是塑造。学员们经过数周的饥饿、睡眠剥夺和心理压力折磨,身体接近极限,在这种极端条件下被评估,他们的真实性格会表现出来。

可以肯定的是,任何参加游骑兵学校的官兵都会成为更好的领导者。陆军学说中把理想的领导者总结为“才智过人、身体强壮、能力专业和道德高尚”。游骑兵学校的毕业生将表现出在极端条件下做出决策的智慧,表现出作为团队中一员和领导者完成困难任务的能力。但是发展领导力主要是游骑兵学校里战术指导和评估的附带价值,这并不是游骑兵学校的头等大事。

因此,对于准备去游骑兵学校的所有官兵而言:你们更多的是要准备迎接身体和精神方面的测试,准备承受折磨,准备面临饥饿、寒冷和疲劳。期望让游骑兵学校把你们培养成一名更好的、训练更充分的、更专业的失败,期望学习到超越时代的经典战术。但是,不要期望在这里学习到领导能力。

图片 3


2,游骑兵学校已经死了,但不是你想的那种原因

图片 4

游骑兵学校已经死了,那不是女性学员的错。游骑兵学校的死亡很久以前就开始了,当时的游骑兵学校被陆军军官们称为“领导力”学校,成为希望职业生涯得到突破的军官们的垫脚石。你们看,这背后是一盘大棋。我的观点很简单,任何不需要游骑兵课程所教技能的人都不应来参加;无论他们是男是女,是军官、士兵还是学员。

让我们看看游骑兵学校的设计目标,还有游骑兵学员学的东西和他们要执行的任务。一下文字来自空降与游骑兵训练旅:

“游骑兵课程在朝鲜战争时期成形,组建了游骑兵训练司令部。1951年10月10号,游骑兵训练司令部解散,成为乔治亚州本宁堡步兵学校的游骑兵部门。其目的一直是,现在仍然是,通过要求他们在真实战术环境中担任小部队领导者,让他们在接近实战的精神和身体压力下有效发挥作用,培养被选定的官兵的战斗技能。

重点是通过应用领导原则,发展单兵战斗技能。同时进一步发展军事技能,规划和执行步兵、空降、空中机动和两栖条件下的,班和排规模的独立作战。毕业生返回他们的部队后,可以传授这些技能。

从1954年到1970年代初期,陆军要求每个步兵排有一个游骑兵士官,每个连有一个游骑兵军官,这个目标很少得到完成。为了更好地实现这一目标,1954年,陆军要求所有战斗部队的军官拥有游骑兵/空降兵资格。”

陆军官兵们,还有美国民众们,你们看。当你把游骑兵学校塑造成军官晋升的必经之路时,实际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战备程度会降低。有人说游骑兵学校是一所“领导力”学校。那么,如果是这样,那么为什么游骑兵课程不像士官培养学校一样,由军士长学院负责呢?因为它不仅是领导力学校,它还是步兵学校的子部门。为什么?因为它使用小部队战术,训练战斗部队的士兵如何成为更好的轻步兵部队士兵。

游骑兵学校训练士兵在不同的环境实施战斗和侦察徒步巡逻。每个陆军官兵都需要这种能力吗?不是!需要这种技能的是那些实际上要执行这些任务的人,那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

令人遗憾的是,陆军因为政治让步,这意味着司令部没有坚定的毅力对抗政治家。这让我们如何相信陆军的战备水平呢?陆军不能告诉全国,尤其是那些游骑兵,那些女学员没有得到特殊对待。事实上每个游骑兵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游骑兵团体很小,如果出了什么脏事肯定有人会说话。

仅仅因为在我们文化中,女性有机会出类拔萃,做成任何事情。并不意味着从战略角度上看,有必要让女性加入战斗部队。特别是我们要考虑,在战场上我们将面临什么样的对手。

图片 5


有深度的评论

军士长约翰·胡尔特那篇文章的评论里面没有什么有深度思考,更多是讨论现代女权发展和她们对战斗部队的影响。其中有个当过游骑兵医疗兵的表示,写这篇文章的放他妈狗屁,自己去了游骑兵学校再逼逼。胡尔特表示老子去游骑兵学校的时候,你还撒尿和泥巴玩呢。

约翰·斯宾塞少校文章底下的评论倒是富有深度,毕竟参与讨论的人都是职业军人,在此做节选翻译——

Luddite4Change评论说: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游骑兵学校不是“领导力学校”,那它又是什么呢?

步兵军官基本课程/基本军官领导力课程是步兵军官的入门技战术课程,学员们像游骑兵学校一样体验领导岗位,但就实训了4个小时。在高级步兵课程/上尉职业课程中,我们讨论了怎样从排长过渡到连长,但是没有真正的领导力教学,甚至从来没有去过野外。

我现在最震惊的是,我和我的战友们一路走来,但是我们似乎从来没去过“领导力学校”。

Paul Mittelstaedt评论说:

我的观点与斯宾塞少校不同。领导力可能不是游骑兵学校的教学内容,但是当你离开游骑兵学校时,你还怎的学回来如何领导部下。你学会了如何激励自己和战友,当身体疲惫和接时,需要采取哪些方法让火力组、班或排有效作战;如何让他们保持清醒,完成保证任务成功的关键任务。如果你自己不能完成的事情或者不知道怎么做的事情,不要命令你的部下做,这是决策过程中的一大主题。我在游骑兵学校期间,领导技能得到了教官的主要和次要正面评价。所以即使游骑兵学校的主要目标是掌握小部队战术,离开学校的毕业生们也把领导技能和经验带到了自己的岗位,甚至在他们离开军队后,也影响着他们的日常生活。

Steve rosales class 6/87评论说:

我完全同意Paul Mittelstaedt的观点,游骑兵学校就是一所领导力学校。领导力可能不是课程教学内容,但无论何时,当你进入一个指挥链不断变化的环境时,我相信任何人都会认为这是一场终极领导力挑战,更不要说还有评估和评分。当然我认为游骑兵学校的目的是教小部队战术,但这些只是在极端条件下磨炼领导力的工具。你不断的了解自己和他人,你的弱点和他人的弱点,以及团队合作的真正含义。预先号令和作战命令是适合所有人的很好的任务规划工具,可以轻松适应任何情况。游骑兵学校提供给学员的所有工具都适用于商业组织,但是除非他们有游骑兵资格章,你就是告诉他们,他们也听不懂。

当代陆军格斗系统建立者马特·拉森评论说:

我去游骑兵学校的时候,已经在海军陆战队步兵部队服役了4年,在第75游骑兵团服役了两年。后来我成为了一名游骑兵教官。

游骑兵学校内部实际上存在自身定位问题,大多数教官认为,这是一所领导力学校,使用步兵袭击战术作为模拟和测试工具。也就是说,经常会牺牲战术的严谨性,使学员面临的环境变得更加紧张。但是好的一面是,文化传统和游骑兵资格章的神秘感,使游骑兵学校相比陆军其他任何地方,都难以偏离实质。

值得注意的是,参考本文,根据空降与游骑兵训练旅的网站,按照训练评分、战友评估和战场报告衡量,由于领导力问题失败的学员百分比,只占8%。还不如地面导航的12%和12英里徒步行军的9%高。如果游骑兵学校真的是一所领导力学校,那么评分系统中,领导力占比的确不高。这与我当学员时的记忆不同,但和当教官时的记忆符合。在某些时候,似乎评分系统不再强调战友评估。

退役指挥军士长詹姆斯·福勒评论说:

少校,我不同意。“领导力是影响和指导人的艺术,让他们服从、自信、尊重和忠诚的合作,来完成任务”,而游骑兵学校是在更现实的环境中教领导能力的。我毕业于游骑兵学校4-69级。我们当然可以在教室里讨论你想要的东西,但是当你感到寒冷、潮湿和饥饿,并且还要努力完成任务时,你会开始“学习”,游骑兵学校通过使用班/排战术和巡逻原则做为工具。你也在部队和学校中学过轻步兵TTP和SOP,那么告诉我,你听说过’fa’ Star Burst袭击法吗?游骑兵学校不会教这个的,他们教的是最基础的东西。

Dan Stoltz评论说:

游骑兵学校可能不会公然成为领导力学校,但是学员们在压力条件下,面对无动于衷的部下时,会感受到课程中体现的领导力。成为一名优秀的领导者的技巧,也是成为一名优秀的执行者的技巧,而游骑兵学校会让大家确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谁不是好的团队合作者。许多游骑兵学员不能在战友评估的聚光灯下生存,因为他们是糟糕的执行者,不是一名好的团队合作者。如果他是一名优秀的领导者,在课程中会了解到的领导力的本质。

图片 6

全文完

本文由杏彩登录发布于杏彩线路检测-战役战争,转载请注明出处:游骑兵学校早期基于英国突击队课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